专注电动单旋翼,一键智农发布52斤大载重植保机

2019-09-18 芒果云 手机版
浏览

在植保领域,电动无人机的载重已经可以达到什么程度?

8月28日,在齐齐哈尔举办的中国第十九届绿色有机食品博览会上,北京一键智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键智农)首发了可承载52斤的植保机F5A,该机几乎是目前电动领域载重最大的植保机,其喷幅达到8-10米,可实现每分钟4-5亩,每小时240亩-300亩的作业效率。

专注电动单旋翼,一键智农发布52斤大载重植保机


这是该公司继开发F3(16L)植保无人机后的又一次突破。

做全球领先的电动单旋翼


“早在2010年,我们的研发团队就开始做植保无人机的设计了。”一键智农营销中心副总监梁志佳说,那时候无人机喷洒农药才刚刚起步。根据一键智农官方的说法,其实从2010年开始,一键智农团队就提出了全自动起飞、降落、仿地飞行模式;到了2011年,该团队与中航618所联合开发全自主导航植保无人飞机AF811;团队的第一代植保无人机首次公开亮相则是在2012年1月。

一键智农专注于电动单旋翼植保无人飞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之所以一直这样坚持,主要是因为看到直升机的优势。梁志佳说,首先是作业效果,“很多经济作物,比如番茄或豇豆,农户特别看重防治效果,卖相不好对作物的经济价值损失会很大。”而直升机可以让雾滴更均匀地分布在作物表面。

专注电动单旋翼,一键智农发布52斤大载重植保机


其次则是效率,毕竟防治时间就那么长,农户都希望可以快速地作业完,这样也可以减少他们的损失,达到最佳的防治效果。“直升机在相同的高度,相同的速度情况下,效率比市面上的多旋翼高很多,这也就是一键智农一直坚持做直升机的原因。”

为什么没有做多旋翼?

专注电动单旋翼,一键智农发布52斤大载重植保机


梁志佳透露,其实在2015年之前,公司的研发团队不只做单旋翼,也做多旋翼的研发,但在2015年就暂停了多旋翼的研发和生产。“主要原因是以前我们的市场主要都在华中华南区域,这些区域的农户对作业效果要求较高,他们宁可在单旋翼坏了后也要等单旋翼来飞,而不会用多旋翼去进行作业。”尽管在2015年之后,随着大疆、极飞这两个做多旋翼的厂家快速崛起,多旋翼发展了不小的用户群体。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一键智农的定位,从一键智农公司的角度,还是专注单旋翼的研发,这不单跟客户的需求相关,也跟公司本身的产品定位有关。在他看来,业务涉及的越多,精力就越会容易分散。而且投入的研发成本和生产成本也会普遍升高。”一键智农的研发团队中,设计总工以前搞航空器,也搞过飞艇、警用直升机、动力伞等,后来才专注于植保无人直升机。梁志佳说,不管是警用还是飞艇,就量而言都没有植保无人机大,所以植保领域顺理成章地成了公司的优先考虑。

专注电动单旋翼,一键智农发布52斤大载重植保机


目前,这个专注电动单旋翼植保无人机的研发、生产、销售的公司已形成了总部位于北京,在广西南宁建有全国领先的植保无人飞机研发、生产基地,在天津也有分公司,齐齐哈尔有运营服务中心的格局。公司业务已经遍及广西、黑龙江、新疆、内蒙古、山东、江苏、安徽、河南等区域,今年以来,公司的作业队也已经在新疆开始作业。“新疆幅员广阔,种植作物比较多。 

植保机的认知度越来越高


就植保领域而言,尽管总体上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尤其是价格竞争,不过梁志佳说,恶性竞争其实不管在哪个区域都存在,但低价的服务在效果上没法保证。

他以目前的作业价为例说,新疆的棉花脱叶剂大概能达到每亩7块钱左右,黑龙江地区进行统防统治或者进行水稻稻瘟病防治每亩5块钱、4块钱甚至3块多的都有。在整个低价的背后,第一个需要衡量的是有没有重喷、漏喷,第二个衡量点是亩用量。“如果你要求植保队既要按亩用量打下去,又要对它的效果或飞行质量有要求,那他就没有办法来做这个事情了,因为他肯定亏钱。”青睐低价的农户,不可否认也存在对飞防植保的认知度还不够高,这才导致他们认为谁便宜就用哪家,而忽略掉所谓“便宜”的喷药对应的效果。

专注电动单旋翼,一键智农发布52斤大载重植保机


对于这种乱象,全国各地也都在有意地进行调整,“如果防治效果不好,造成大面积的发病或延产减产,最后损失的还是老百姓。”基于此,一些地方的政府在着手成立联盟,把一些项目放到联盟中来,所有作业的飞机受联盟监管,“现在我们也依托大数据的平台,对飞机的飞行高度、速度、亩用量都能监测。”这种从政府层面的监测,可提高作业标准,同时可有效防止低价竞争。

从长远来说,植保将是很有市场的行业领域。

梁志佳回忆,2011-2012年是植保无人飞机的推广期,那时包括植保领域的专家都会觉得植保机用水量太少、效果肯定不行,但是随着不断地推广,老百姓也看到防治效果,慢慢地就开始认可了。“从2014到2015年这段时间,就相当于是个爆发期,真正地到2017、2018年、2019年,对植保机的认知度就很高了。”

目前来看,越来越多的农户已经体验到了飞防的好处。

随着接触飞防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的终端客户群体培养起来了。”梁志佳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尽管有些企业可能会因为激烈的竞争倒下,特别是一些多旋翼企业,“在大疆、极飞的压力下,小企业的存活几率很小。”

但一键智农始终认为这个市场很有潜力,客户的需求也已经起来,“现在我们客户去作业的时候,很多老百姓是你不给他家作业完,晚上都不让你走,因为怕你第二天去打别人家的地。”加上现在的农户自己去干农活的意愿已经越来越低,植保机也就顺理成章地逐渐成了他们农药喷洒时的替代品。“农户的认可度、接受度都已经比较高了,跟2011、2012年时区别已经很大。”

就算从终端用户方考虑,他认为植保这个方向也是前景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