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科技也许不能在万人现场引发欢呼掌声,但可以在无人区默默改变世界。(下篇)

2019-09-12 芒果云 手机版
浏览

放眼望去,全中国拥有 20 多亿亩的耕地面积,而大疆的农业无人机,从今年开始截止到目前,植保作业的面积已经超过了 2 亿亩地,相当于两千万个标准足球场大小。

农业发展向来离不开技术的变革,托尼从来没有这么切身的感受到,科技一旦服务到传统行业上,会是这么的悄无声息势如破竹。

相信不久的将来,庄稼之人不得闲,面朝黄土背朝天这一延续了祖祖辈辈几千年的传统农耕方式将会彻底改变。

借助科技的力量,但愿五谷收成好,家家户户庆丰年不再是美好的期盼而是预期到来的结果。

电力起边端,一线下江南 

前面大疆用无人机技术服务到农业带来的巨大改变已经让托尼感慨良深,那么用它来给贯穿三千多里地的特高压电路巡检,可以说是震撼了。

新疆虽然土地干旱,但却蕴藏着丰富的资源,电力大国中国拥有七大煤田,光是这里就占了三席,因此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因地制宜发展的不止有农业经济,还有电力经济。

托尼在路上看到的输电站

有些科技也许不能在万人现场引发欢呼掌声,但可以在无人区默默改变世界。(下篇)

丰富的煤炭、风、阳光等清洁资源在新疆就地转化为电力,供给本地居民企业使用的同时,还通过数以万计绵延千里的输电铁塔输送到内地。

整个新疆行程中,托尼在路上看到最多的除了高山峡谷戈壁沙漠,就是远处那一座座、一级级矗立在各种复杂地形上的输电铁塔。

连绵起伏的山脉与高耸入云的铁塔交相呼应,荒凉中又夹藏着些许郁勃的气息。

有些科技也许不能在万人现场引发欢呼掌声,但可以在无人区默默改变世界。(下篇)

在那里大疆带托尼去参观的,就是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的输电工程:昌吉-古泉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1100 千伏特高压直流电从新疆昌吉出发,历经十万多个电塔和 3304.7 千米线路,最终到达古泉。

沙漠中的千伏输电塔

从这条线路上输出的电力,足够满足浙江、上海、江苏等华东地区 5000 万户家庭的用电需求,并且可以同时点亮 4 亿盏 30 瓦的电灯,省下 2 万 5 千趟 20 节车皮列车的燃煤运输。

可以这样说,不经常被包邮的新疆,却把电力包邮运输到了千里之外,而为整个电力运输保驾护航的就是电网的巡线人员。

有些科技也许不能在万人现场引发欢呼掌声,但可以在无人区默默改变世界。(下篇)

大到每一座电塔的每一根电线,小到每一处连接点的每一个零件,都要他们定期检查维护,确保每时每刻的电力输送不会因为各种原因中断。

当时在场的电网运维组班长告诉托尼,以往他们主要靠望远镜对电塔进行检查,由于从下望上的视角比较窄,为了看到更多的细节,往往经常还需要派人亲自登上几十米高的铁塔近距离用人眼进行观察。

光是靠近电塔,托尼就已经听到了电流的呲呲声

有些科技也许不能在万人现场引发欢呼掌声,但可以在无人区默默改变世界。(下篇)

巡检员一般需要用时 50-70 分钟去完成登塔、走线、采集图像等工作,才能完成一个电塔的检查。

由于新疆地形复杂,电塔不全在平地上,还有不少处于戈壁沙漠或者高海拔的地区中,如果遇上大雪封山等极端天气,整个运维工作会变得更加槃根错节。

另外高空作业本身就有极高的风险,保障登塔人安全的,也只是几根安全绳而已。

有些科技也许不能在万人现场引发欢呼掌声,但可以在无人区默默改变世界。(下篇)

大疆就将无人机天生适合用来干这种高空作业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在线路附近架设好操作台,由巡航员遥控无人机即可完成图像的采集。

有些科技也许不能在万人现场引发欢呼掌声,但可以在无人区默默改变世界。(下篇)

整个过程从原来的一小时左右缩短到了十几分钟,提升效率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直接省去原本登塔走线等高危步骤,保护了运维人员的安全。

无人机飞上七八十米的高空进行巡检

有些科技也许不能在万人现场引发欢呼掌声,但可以在无人区默默改变世界。(下篇)

托尼还从工作人员那边得知,那些从全国各地离家过来驻扎在新疆的电网运维组人员,为了维护供电保住绩效,逢年过节也会有人坚守在这里,三年多来从未发生跳闸事故,简直不可思议。

有些科技也许不能在万人现场引发欢呼掌声,但可以在无人区默默改变世界。(下篇)

截止到今年五月,大疆无人机在中国巡线里程已超过 40 万公里,年巡检作业量超过 80 万公里,相当于 20 个地球赤道周长,某些地区甚至已经实现了自动飞行巡检。

社会上各行各业工作的种类很多,如果不是为了生计,一般很少有人愿意去尝试危险作业。大疆让托尼以小窥大,看到了用无人机机器人等科技产品服务到高危行业的无限可能。

疏泉穴地分浇灌,禾黍盈盈万顷间 

托尼新疆行的最后一站是具有“ 中国古代三大工程 ”之称的坎儿井。

临水而居,择水而憩,自古以来都是人们为了争取生存与发展所遵循的基本规则,在这个中国极端干旱的地区,极度缺水怎么办呢?为了生存那,就只能用原始工具被迫凿石为洞,挖渠引水。

有些科技也许不能在万人现场引发欢呼掌声,但可以在无人区默默改变世界。(下篇)

就这样前后耗时整整两千多年,历经当地人祖祖辈辈几十代人夜以继日的在地下几十米深处卑躬屈膝埋头苦干,才造就了戈壁沙漠不可或缺的生命源泉坎儿井,并使得新疆这个地广人稀极度缺水的地方有了持续发展的基本物质条件。

托尼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人类点亮科技树的能力,如果说那时候最尖端的科技是挖地用的铁锹,人们却用它凿出了坎儿井、京杭大运河和万里长城等世界级的伟大工程。

那么到了现在以及未来,科技能干的事毫无疑问会越来越多,甚至可能超出我们普通人的想象,未来将会无所不能。

托尼已经开始期待起,将来人们回顾起无人机,会像我们现在看到铁锹一样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