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上天”的吉利

2019-09-10 芒果云 手机版
浏览

吉利汽车的雄心,显然已经不是地球所能承载。

地球太堵,“上天”才是未来。

所以,当吉利与戴姆勒共同出资领投德国飞行汽车公司Volocopter C轮首轮融资的消息传来时,大概也不令人意外。

5000万欧的共同出资,换来的是进入Volocopter董事会,并持有10%股份,且有与Volocopter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的加持。

空中出行的布局,吉利又下一城。

“又”字,并不完全是感叹词。

“要上天”的吉利


布局未来

就像娶媳妇一样。

2017年8月,一个叫做Terrafugia的飞行汽车公司成功被吉利迎娶,带来的“嫁妆”是全球首款能够实现量产的飞行汽车Transition——一款具有两个可折叠翅膀,采用油电混合动力,飞行时速可达160km/h,需要借助425米跑道起降的“空中的士”。除此之外,另一款叫做Terrafugia TF-X的概念飞行汽车也是“陪嫁”——相比只有两个座位的Transition,座位增加了一倍,且不必滑跑,其拥有的新绝技叫做垂直起降。

这是妥妥的“带着你的嫁妆,带着你的妹妹,赶着那马车来。”

“要上天”的吉利


吉利全资收购,带来的不仅有曝光度,还有拉风的预定,羡煞旁人。这些“旁人”之中,可以有奥迪与空客、有谷歌、有Uber、有阿斯顿马丁,甚至日本的丰田和松下。

现在看来,在布局空中汽车方面,吉利确实很有“前瞻性”。

如果换个时空,这个由五名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生于2006年就创办的Terrafugia公司是否会很顺利地获得包括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在内的所有相关监管机构的批准,也未可知。

押注“空中的士”,吉利确实不走寻常路。

比如这次领头的Volocopter,就属于纯电力驱动。

城市化在全世界浩浩荡荡,地面已经不是好的赛道,空中出行才是新方向。


“上天”不易

不过,能“上天”与能出行,并不能简单划等号。

经历过地球大塞车的老司机们,如何在这条空中的新赛道踊跃争先,还取决于空域的开放度,技术的成熟度以及荷包的轻重。

“要上天”的吉利

李书福

看上去,这些因素的综合体还是一个关键词:未来。

以我国为例,根据民航局在2018年1012日结合我国通航发展需求及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试点实际情况印发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总体方案》,“为了进一步加强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保证低空空域安全高效使用。”方案中提出分别于2022年初步建成三级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2030年该体系需全面覆盖低空报告、监视空域和通用机场。低空开放尚需时日,但开放一定是未来方向。而在通航机场相对众多的欧美国家,“空中的士”似乎更有先天优势。

有关这方面的差距,看来也需要寄希望于像吉利这样的公司来争取解决。

从2010年收购沃尔沃轿车全部股权,到成为戴姆勒最大的单一股东,吉利已是我国自主品牌汽车的龙头企业。

就算是业务转型,也已经到了“要上天”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