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物种再次关店 盒马已领先一步?

2019-09-29 芒果云 手机版
浏览

导语:入局零售行业的企业和单位数量的增长却有加快的趋势。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底,我国零售业经营单位共有2080万个,同比增长7.8%,增速比上年加快0.9个百分点。

近日,商务部发布中国零售行业发展报告(2018/2019年),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商品零售额达到33.8万亿元,同比增长8.9%。尽管8.9%的增长相对于其他国家仍处于较高水平,但是较上年同期回落了1.3个百分点,这说明我国零售市场的增长规模已经略微有所放缓。

而与之相对的,入局零售行业的企业和单位数量的增长却有加快的趋势。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底,我国零售业经营单位共有2080万个,同比增长7.8%,增速比上年加快0.9个百分点。

这说明什么?零售业蛋糕变大的速度已经跟不上争抢蛋糕的企业增加的速度,这只会导致一种结果,那就是竞争的激化。

反映到市场上也非常明显,沃尔玛等大商超忙着转型、便利店整合加速、原先快速增长的新零售迎来调整期。今年7月已经在上海关过一店的超级物种,又在北京迎来了一家门店的关闭。

霸业未成接连受挫

永辉旗下的超级物种,有一个非常新颖、霸气的名字,光从名字上就能感受到它的野心,就是要做新零售产业的明星和王者。然而,进入2019年之后,超级物种霸业未成,却接连迎来了门店关闭。

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位于北京朝阳区的超级物种中骏世界城店已经停止营业。这是超级物种继上海五角场万达店关闭的第二家门店,与上海五角场万达店开业一年零八个月相比,北京的这家门店连一年时间都没撑到。

根据报道,北京的这家门店已经关门一月有余,也就是说,在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超级物种迎来了两家门店的关闭。

尽管超级物种声称关店是正常的营运调整,不足为奇。但连续的门店关闭正暴露出超级物种甚至是永辉超市的更多问题。

首先,超级物种的定位开始受到更多的质疑。与其他新零售业态不同的是,脱胎于传统商超永辉的超级物种,既有成为网红的潜质,又有丰富的商超零售经验,这本是超级物种的优势,但也有可能成为劣势。

相比于传统商超,超级物种门店的选品更加精致,更加追求高级感,而且打通了线上销售渠道;而相对于其他新零售门店,超级物种却又充满了传统商超的气质。凭借前期的热炒,超级物种确实有段时间成为了网红,每新开一家门店都会立马吸引大批的年轻人争相体验。

但是随着开设的门店越多,超级物种烧钱也越厉害,网红热闹的快,消散的也快。当新店开张的新鲜劲过去,接下来如何盈利成为了超级物种面临的难题。永辉超市2018年年报显示,超级物种所属业务板块永辉云创2018年亏损9.45亿元,已经对永辉超市的业绩形成拖累,永辉超市2018年全年归属净利润因此出现18.52%的下滑。

2019年以来,为了提升盈利能力,精细化运营成为了超级物种的新口号,甚至有传闻称,包括区总、店长等关键的岗位收到了“再不盈利,就要下课”的最后通牒。

尽管超级物种对该传言进行了辟谣,但这充分说明超级物种已经面临生死危机。然而就目前第二家门店的关闭来看,超级物种的调整效果可能并不出众。而门店关闭的再次出现,也让永辉超市“兄弟不和”的传闻再次受到焦点关注。

兄弟不和?

资料显示,永辉超市由张轩松于2001年成立,因为率先将生鲜农产品引入现代超市而爆红。经过多年来的发展,永辉超市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连锁企业。2018年,永辉超市门店总数达到1275家,位居中国连锁百强企业第六位。

俗话说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作为张轩松的哥哥,张轩宇初始从事啤酒批发零售,后来同弟弟张轩松一起创业打拼。2009年8月,张轩松开始担任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总经理至今,同时担任福建永辉集团的执行董事。

尽管张轩宇总是调侃称自己是给福建永辉集团董事长、他的弟弟张轩松“打工的”。但是永辉超市现今的辉煌,正是张轩松、张轩宇两兄弟联合创业打拼的结果。从张轩宇轻松的调侃也可以看出来,两兄弟的关系向来和谐。

2015年,永辉云创成立,并成为永辉超市四大业务板块之一,专注于探索零售新业态。近年,永辉云创发力新零售,推出超级物种,出现连年亏损。而这对在一起打拼了十几年的兄弟,在超级物种的发展方面似乎出现了一些分歧。

有报道称,在超级物种亏损问题突出的2018年,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曾在股东交流大会上表示:“对于超级物种,我和CEO张轩宁有分歧。他看好偏重餐饮,我认为重心应该做到家。”

此话一出引起轩然大波,随后诸多关于“兄弟不和”的传言浮出水面。更为令人惊讶的是,2018年底永辉超市将永辉云创20%的股权以3.9亿元转让给张轩宁,交易完成之后,永辉云创及其控股子公司不再纳入永辉超市的并表范围。

这意味着包括超级物种在内的“永辉云创”板块被从永辉超市中剥离。而张轩松、张轩宇兄弟两的分歧似乎最终导致了一定程度上的“分道扬镳”。

与永辉云创“分手”之后,永辉超市的业绩一片向好。今年上半年,永辉超市实现营收412亿元,同比增长19.71%;归属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大增46.69%。相比于2018年全年14.8亿元以及同比下滑18.52%的归属净利润,永辉超市摆脱永辉云创之后,其盈利能力有了明显的提升。

而反观被转让给张轩宁的超级物种,近期却接连迎来门店关闭,这样的反差更为传闻中“兄弟两的分歧”蒙上阴影。

事实上,在零售业竞争激化的大背景下,在盈利线挣扎的企业远不止超级物种一家。盒马鲜生、美团小象、苏宁小店等新零售业态也曾曝出亏损和关店,因此各家新零售企业几乎同时放缓了扩张的脚步,并开始新一轮的赛跑,这一轮赛跑比的是谁最先跑出盈利模式。而在超级物种迎来第二家门店关闭之时,它的老对手盒马鲜生似乎已经越来越强大。

盒马领先一步

盒马鲜生、超级物种同是新零售业界的代表,也是相互之间最大的竞争对手,他们一起快速扩张,他们也先后出现关店。但与超级物种不同的是,通过盒马mini等新业态的尝试以及精细化运营,盒马鲜生的运营情况正逐渐向好。

今年4月份,在2018年疯狂扩张的盒马鲜生迎来了首家门店的关闭,阿里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立即调整了战略,提出“回归零售本质,以盈利为目的”的精细化运营方针。盒马的战略转变效果很明显。

超级物种再次关店 盒马已领先一步?_零售_电商报

在近日举行的阿里巴巴2019年度全球投资者大会上,侯毅表示,经营满1年的门店已经实现收支平衡,其保持着13%的同店增长,运营成本降幅达到30%。

由此可见,战略的及时调整让盒马在盈利模式的探索中领先了一个身位。但这并不代表盒马先生已经可以高枕无忧,因为实现收支平衡与盈利仍然有一段距离。而超级物种第二店的关闭,也并不一定就说明其没有进步。

据了解,对于此次北京超级物种的关店,永辉云创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此次门店调整,是超级物种基于已探索出成功业态模型,根据最优业态模型,对过往门店主动进行的梳理和调整。

这似乎也说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超级物种的运营效率也有了极大的提升。另外,在关店的同时,超级物种的新店开张却并未停止,今年7月甚至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连开三店。

所以说,新零售的这一轮关于盈利模式的赛跑,目前远未到下定论的时候。超级物种和盒马鲜生最终谁能率先跑出盈利模式,仍然有待时间的验证。